妈妈杨小栀】(03)【作者:957521965   少妇小说 
字数:139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妈妈公车受辱被逼代孕)

  做完善后我把门窗关好,我不想半夜还会有陌生人闯进来占妈妈便宜。
  「小然!小然!快起床!迟到了!」

  我坐起来揉揉眼睛,妈妈正整理着衣服。看神情好像没发现什么不对,昨晚的事情好像也没有记忆。而爸爸还在呼呼大睡,可能喝的太多了怎么叫也不醒。
  「快穿衣服去学校,都八点了。」

  本以为能当天回家的婚宴竟然搞到第二天早上,加上中途发生的事,现在还要去上学,心情真是低落到极点。

  我和妈妈洗了把脸就搭车去了学校,我连书包都没有拿。而妈妈更尴尬,穿着昨天当伴娘的暴露旗袍就到了学校。在黑板前讲课的时候只要稍微迈一步修长的丝腿就露了出来,学生们哪还有心思看黑板,全都盯着妈妈的大腿流口水。做测试题的时候王凯举手,然后指着自己桌子上的卷子问妈妈问题。妈妈细细看测试题的时候王凯一直盯着妈妈的奶子看。而妈妈弯腰大屁股就橛在了过道另一侧的薛志强面前,他甚至凑上去闻了闻。

  下课的时候我看到校长在走廊里小声训斥着妈妈,说为人师表这样的着装实在是太暴露了。而妈妈也低着头弯着腰一直在给校长解释,道歉。这样妈妈的胸口校长一览无余,也不好意思再训斥妈妈了。

  上厕所的时候我又好巧不巧的遇到了王凯,我假装没看到他,而他经自己凑过来。

  「赵然,刚刚你妈撅着屁股给我讲题的时候满嘴的精液味,她难道自己就没有察觉吗?还是说你妈经常吃精液早就习惯了啊?」

  我没说话,只是稍微一侧身假装没站稳,结果尿到了他的鞋子。

  「我操你妈,你胆子肥了!」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又不是故意的。」

  撂下句话我就走了,王凯气得不行,在我后面嘟囔着。

  「你等着,我早晚让你妈穿着超短裙和丁字裤塞着跳蛋上课。」

  我心想你就吹牛吧,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我终于出了口恶气。

  我刚出厕所就遇到跑得满头大汗的妈妈,眼睛里红红的,带着哭腔。

  「小然,你爸出车祸了,快跟我去医院。」

  我一下子懵了,当时怎么被妈妈拉去医院的都忘了。只记得我当时一直耳鸣,妈妈在赶往医院的车上一直抽泣,可我却听不见哭声。

  刚到医院发现校长也来了,妈妈喊了一句可校长头也不回的就往里冲,让我和妈妈十分疑惑。

  经过手术,爸爸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腿骨折了,眼睛也被飞溅的玻璃划伤。

  原来在我和妈妈走后爸爸又睡了几个小时,开车的时候还头昏眼花的,竟然跟另一辆车撞到一起了。而另一辆车上坐的就是昨晚婚礼的新郎和新娘,也就是校长的儿子和儿媳。

  这时候听到走廊里有人怒吼着。

  「在哪,撞了我儿子的家伙!」

  啪的一声门被摔开,看到病床上还在昏睡的爸爸还有我和妈妈校长愣住了。
  「怎么……是你们?」

  校长攥着拳头牙都要咬碎了脸也憋得通红。

  「我儿子要有半点不测我一样饶不了你们。」

  但校长他儿子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轻微脑震荡。可是校长儿媳妇就惨了,不仅流产了,经过医生诊断自宫受损,以后也不能怀孕了。

  最后不知道是警察被校长买通了还是怎么样竟然判定爸爸全责,这时候我真正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天塌了下来。爸爸虽说还活着,可是腿也废了眼睛也受了伤,以后估计也不能当医生。而现在不仅要给爸爸治病,还要负责校长儿子儿媳的医药费。

  这几天妈妈已经把能找到的亲戚朋友借了个遍最后还是堵不住这个大窟窿。
  最后妈妈跟爷爷商量,说能不能和我先暂住爷爷家,然后把原来的房子卖了。
  爷爷就我爸一个孩子。奶奶在生爸爸的时候过世了,爷爷也没有再婚,从小一个人把我爸拉扯大所以很疼我爸,所以很痛快的答应了。

  因为着急房子也没卖一个好价钱,还是欠很多钱。校长看我们为了给他们治病把房子都卖了态度也缓和了不少,这倒是让妈妈稍微松了口气。当初刚得知自己儿媳流产了,而且以后再也不能生产天天来闹。妈妈天天以泪洗面,爷爷有一次甚至都跪下来给校长道歉。

  我依然每天上学,按道理家里出了这么大事妈妈也该请假的,但妈妈为了家里仅存的这一份工资依然每天来学校。而晚上妈妈为了照顾爸爸几乎就住在医院了。还好爸爸以前是医生,医院给了不少照顾。单人病房虽然弄不到,弄了一个很宽敞环境很好的四人病房,而其中一张床就是留给妈妈晚上睡觉的。

  听妈妈说,校长好心的帮妈妈找了一份兼职。其实就是一个歌舞团,因为妈妈以前上学时候就学过民族舞,虽说扔了很多年但底子还在。一般需要歌舞团的就是一些商场店铺开业的时候造势用的,唱歌跳舞各种表演一弄就是一天。妈妈白天在学校教书,下班去跳几个小时舞,半夜到医院照顾爸爸,光听一听我就觉得好辛苦。

  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听到马路对面有人唱歌,还挺好听,仔细一看就是妈妈他们的那个歌舞团。正当我慢慢靠近的时候妈妈正好上场。

  只见妈妈一身红白相间的纱衣,头山佩带着头饰在台上翩翩起舞。风吹着衣服,妈妈就想迎风开放的花朵。可才跳了一两分钟台下就有人抱怨起来。

  「美女你也穿的太多了吧!」

  「换人换人啊!」

  「这种舞现在谁还看啊!」

  听着台下的抱怨妈妈依然保持着微笑跳完了。紧接着妈妈的节目就是几个小姑娘穿着超短裙跑上台了,说是街舞也不是,只是胡乱扭动着身体。可就算这样台下也是一片欢呼,这些下流的男人,就想这些下流的表演。反正不管他们喜不喜欢看,我永远支持妈妈跳的舞。

  「妈妈你跳得真棒!」

  跳完舞准备走的妈妈看到我表情有点奇怪。

  「你都看到了啊,小然。」

  「是啊,我很喜欢看妈妈跳舞。」

  「可妈妈在这里跳舞你不会觉得丢人么?」

  「怎么可能,妈妈你净瞎担心。」

  「那就好,走,买点好吃的去医院,你也几天没看你爸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几天后我再次路过这条商业街又看到了妈妈。只是不同的店铺,不同的着装,不同的表演。这次妈妈竟然在为内衣店做模特在台上走秀。
  围在台子下的都不是要买内衣的女人,而是一个个流着口水,拿着手机照相拍摄的猥琐大叔。

  「哎呀你也来了啊,来看你妈卖弄风骚吗?」

  我回头一看又是王凯,薛志强依旧像跟屁虫似的站在他后面。

  「昨天你妈就在这里走秀了,你看看,这都是我拍的,骚吧。」

  他卖弄着手里的手机,上面是一张张妈妈的照片,大部分都是特写妈妈半裸的奶子和肉臀。

  「拿走,我不看。」

  我一下推开王凯的手机。

  「呦呦呦,脾气见长啊。也是,你妈现在就在那里扭着屁股供男人观赏呢,看照片多没意思啊。不过这张照片你还记得吗,我已经把她放到色中色网站了,评论很火爆哦。」

  我看了一眼立刻抢过手机,竟然是婚礼那天晚上的照片,妈妈满嘴精子的昏迷着,而且还没打马赛克。

  「你!我那么顺从你,你竟然还把照片散播出去,还不打马赛克!」

  「没什么啦,这里的人天南海北的都有,拿就那么巧认识你妈。」

  这才几天,浏览数已经过了五万,评论也过了万。看着留言板里的污言秽语,竟然还有人说自己看着照片撸了好几次。还附带照片,还把精液射在了电脑屏幕上,而屏幕上就是妈妈的照片。

  「怎么啦,看得过瘾吧,我给你念几段吧。」

            【这么骚是不是妓女啊】

  【这是有多饥渴,被多少男人射了】【今天第三次了,我身体要受不了了。
  】【看岁数也不算太年轻了,不知道有没有孩子。如果让他儿子知道自己妈妈吃了这么多男人的精液会做何感想。】「住嘴!我又没要你念!」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过去拍照了,今天回家还要发到网上。哈哈哈哈。」
  妈妈此时还在围着舞台走着,手掐着腰迈着猫步笑的有点不自然。高跟鞋让妈妈的屁股更翘了,黑色蕾丝内裤可能太小了,深深的嵌入了妈妈的臀沟。
  「阿姨,你逼毛露出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让妈妈一惊,赶紧夹住自己的双腿。

  「把腿张开,他逗你呢,没漏出来。」

  「哈哈哈」

  台下的人笑作一团。

  我看不下去了,人民教师妈妈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为了钱让人这么羞辱。
  我想走可却不敢走,好像在这里看着就能保护妈妈一样。而王凯他们竟然已经钻到了T台的最前面,从这里从下往上看妈妈应该是最好的位置了吧。

  「加油杨老师!我们又来了!」

  妈妈看到了他俩果然很尴尬。

  「竟然还是老师哦!」

  「这么骚我以为是出来卖的呢,没想到是个良家妇女啊。」

  「现在的老是怎么还这样啊,真是不知羞耻。」

  台下也炸开了锅,更兴奋了。可能也是因为其他几个模特都不好看身材也不行皮肤还黑,妈妈现在是人气最佳的。

  「换人!」

  「让刚才的那个大白腿大屁股的那个上来!」

  商家可能也是应广大顾客要求,后面的内衣几乎都是妈妈展示的。最后甚至还有配吊带丝袜的内衣,这种略带情色的内衣让妈妈又羞又臊,可无奈还是尽情展示自己的身体。

  走秀结束后我赶紧去找妈妈,这时候妈妈正接过商家给的五十块钱,这就是妈妈今天的工资。妈妈竟然为了这么一点钱就做出这样的事,我气的不行甚至还莫名其妙的带点委屈。

  「小然……」

  妈妈看到我明显不如上一次,像是做错了事低下了头。

  「妈妈,以后你能不做这种表演了吗,我心里不舒服。」

  「可……咱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妈妈也不愿意的。」

  「那也不行!你是我一个人的妈妈,我不要你站在台上穿着内衣讨好台下的色狼!」

  妈妈见我急了赶紧抱着安慰我。

  「好了好了,谢谢小然,我知道你心疼妈妈,妈妈以后还是好好跳我的民族舞,跳小然喜欢看的舞蹈,好吗?」

  好久没像小孩一样被妈妈哄了,此刻我还是挺满足的。

  「老师,今天我们又来给你加油了!」

  王凯真是阴魂不散,又凑过来了。

  「哦……谢谢你们。」

  「老师你太性感了,而且特别上镜。」

  「上镜?」

  「是啊,我们照了好多照片哟,你看。」

  妈妈看着手机里的自己,真是数不尽的万种风情。局部的特写让妈妈面红耳赤。

  「你们照这些做什么啊?」

  「晚上回家看啊,我们还发在网上了,为了老师招揽了很多观众哦。」
  「什么……?你们以后不许这样了,老师以后也不会当模特了。」

  「别啊,我刚和朋友开了个网店,正需要模特呢。我给他们看了老师的照片,他们一定说就要老师来当模特哦。」

  不知道王凯又动了什么花花肠子,不过一定不是好事。

  「你这么小就开网店啊?你现在还是以学习为主好吧。」

  「老师别担心,我只是出钱而已,活都是其他人干的。商业头脑也是要从小培养的嘛。」

  「哦。不过老师真的不能答应你,老是不想再穿成那样了……很难为情的。」
  「不会的,我们哪能让老师穿的那么暴露。我们是卖女士正装,裙子之类的,不是内衣。」

  「那……」

  妈妈看看我,好像在征求我的意见,我赶紧摇了摇头。

  「老师,找几个照片就能有一千块哟。」

  「啊!这么多,那我答应你了。」

  看来妈妈为了钱真是能做的都做啊,听到一千块钱眼神都不一样了。

  「那就说定了,明天就是周末,早上先去学校旁边的公园集合吧。」

  第二天为了保护妈妈我也跟了过去。王凯和薛志强早就拿着相机等在那里。
  刚开始还不错,在公园里找了一些景色拍了几套比较正常的衣服。等到喝了几口水休息了一会,王凯拿出了一件黑色抹胸包臀裙。妈妈看了看有点为难,可这些可要比那些内衣好太多了,最终还是换上。

  「哇,杨老师好性感。」

  妈妈换完衣服羞答答的从厕所出来,两个丰满的奶子都露出一半,感觉裙子再往下扯一点奶头就要露出来了。裙摆也刚刚过屁股,只要再往上提一点或者稍微弯下腰就能看到屁股。再加上十多厘米的细高跟和黑色的丝袜包裹着妈妈的玉腿,风骚性感已经不够形容此时的妈妈了。

  在公园的假山和草坪照了几个,王凯说这件裙子是他们店的主打要多拍几张,只是要去城市另一边的湖边拍摄,那边的景色更美。

  就这样妈妈穿着这样暴露的衣服上了公交车。周末的公交车特别挤,而妈妈早在上车以前就吸引了等公车的男人们。妈妈上车的时候屁股上和大腿不知道被多少陌生人的大手摸过,我本想贴近保护妈妈也被王凯硬生生的挤走了。有那么几秒妈妈甚至是腾空的,身体已经不受给自己控制,妈妈只能尽力护着自己的胸口不被侵犯。

  上车后王凯在前薛志强在后夹着妈妈,而我早已被挤到两米开外。我想挤过去,可车上所有男人都想往妈妈那里挤,我怎么也过不去。

  王凯本来就矮,甚至都没有我高。站在妈妈前面,王凯的脸正好在妈妈胸前,而他因为拥挤索性把脸埋在了妈妈两个奶子之间。薛志强整个身体贴在妈妈身后,手扶着妈妈的柳腰,胯部顶着妈妈的肉臀。加上车身的摇晃他俩好像在大庭广众之下操干着妈妈。

  而妈妈此时喘着粗气脸色红润,身边的一切她根本没办法。这么挤的车子妈妈也分不清自己儿子的两个朋友是有意的贴近自己的身体还是无意的。

 这时候王凯趁着妈妈看向一边的时候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只虫子顺着胸口扔
  进了妈妈的衣服。

  「啊!杨老师,有一只蟑螂跑进你的衣服里了!」

  妈妈平生最怕虫子,更别说蟑螂那么恶心的东西。

  「啊!在哪里在哪里!快帮我抓住!帮我拿出来!」

  话音刚落王凯就把手伸进妈妈的衣服里,两个大奶子抓完左边抓右边。
  「啊……嗯……快抓住它!」

  惊恐和羞耻让妈妈的惊叫像叫床一样。

  「薛志强,是不是钻下去了啊,你帮老师找找。」

  薛志强一听这话立刻掀起了妈妈的裙子,妈妈丰腴的丝臀瞬间暴露在燥热的车厢里。全车都盯着这淫荡的场景,看着薛志强摸着妈妈的屁股假装找虫子。
  「在那里呢!钻进丝袜里面了!大家快帮帮她。」

  这时候一个男的伸手摸像妈妈的腿,紧接着另一个人也摸过来。正所谓人多壮胆,越来越多的人顶着帮妈妈的名义来占妈妈便宜。此时黑丝被抓的破破烂烂,妈妈的双手也不知什么时候被两个男人抓住了。甚至连奶罩都被扒下胸口,两个大奶子被抓的都是红手印,乳头也被掐的硬了起来。

  「还没找到吗?你们快一点我要受不了了。」

  此时我经历万般磨难终于冲破人群,却看到眼前的妈妈被人弄成这个样子。
  其中一个人正要扒下妈妈的内裤。

  「你们别摸我妈妈了!虫子我抓住了!」

  我赶紧用身体护着妈妈。看我这样众人立刻收手,看着窗外像没发生一样。
  「谁摸你妈妈了啊,我们这可是帮你妈妈,是你妈妈让我们快抓住虫子的哦。」
  其中一个猥琐男恬不知耻的看着妈妈还说出这种话。

  「嗯……谢谢……谢谢你们。」

  我的傻妈妈,竟然还道谢。

  我拉着妈妈赶紧下了车,发现衣服已经被抓的不成样子,看来是拍不了了。
  「那个,王凯对不起啊,衣服都被我穿坏了。」

  「啊,没事,早上拍的那几个就很好了,老师今天辛苦了。」

  说完王凯拿出钱包,从鼓鼓的钱包里点了一千块给妈妈。

  「哇,你怎么这么多钱啊。」

  「呵,我爸妈都忙,就知道给我钱。」

  「这样啊……不过有钱也挺好的。」

  「老师缺钱的话可以跟我说啊,除了给我当模特还有其他的赚钱方法啊。」
  「是么,比如什么啊?」

  王凯看看我突然大笑。

  「算了算了,我说出来怕你儿子打我,以后用微信跟你说吧。」

  累了一天,我和妈妈刚买了一堆吃的去医院就听到里面大喊大叫的「滚,你给我滚出去!滚!」

  我和妈妈赶紧冲进屋子,只见爷爷已经气的浑身发抖,而坐在爷爷对面的竟然是校长。

  「爸,这是?」

  爷爷看到妈妈,拉起校长就往门外推。

  「你再考虑考虑,这样对谁都好。」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畜生,滚出去!」

  爷爷一把将校长推出门去,然后狠狠把门摔上。

  「爸,到底怎么啦?」

  「你别管!弄点吃的,我饿了!」

  站在门口的我和妈妈一头雾水,但看爷爷正在气头上,妈妈也没多问。但看爷爷生气的样子妈妈知道绝不是小事,吃饭的时候旁敲侧击的问这爷爷。可这件事就像一根导火索,只要一说起爷爷就炸了,骂着校长不是东西。虽然很担心,但妈妈知道再问下去也没有意义。

  几天后放学去爷爷家,这次校长登门拜访了,可两人的谈话依然火药味很浓。
  「我不是趁人之危,我也有我的难处啊。」

  「你别说了,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不行就是不行。」

  「别啊,咱们也算老相识了,你儿子的事我可没少费心。」

  「那你也不能……」

  「你别忘了,你们家现在欠了我多少钱!」

  爷爷沉默了,叹了一口气。

  「你就算帮我一次,你不能眼看着我们家传不了香火啊。而且,到时候不但你们家欠我的钱一笔购销,我还会给你十万块钱的。」

  「你走吧,钱我会还。」

  「你这个人怎么……」

  「滚!我叫你滚!」

  校长又被爷爷赶了出来,出门的时候看到了我,然后恶狠狠地嘟囔了一句。
  「操,不知好歹!有你好受的时候!」

  我站在门外等了一会,半个小时以后才进门。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跟妈妈说,而爷爷的言行举止可能也引起妈妈的注意,但不管妈妈怎么问爷爷也不透露半句。
  我回想起乡长出门时说的话,还有那自信邪恶的表情,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有好多亲戚朋友上门讨债。其实钱借了也没多久,不至于这么急着催债吧。回想起校长撂下的狠话我想其中一定有鬼,不知道这帮亲戚朋友收了校长多少好处,竟然这么逼我们。

  爷爷终于顶不住了,在挡走了所有人以后终于跟妈妈坦白了。

  原来,因为校长只有一个儿子,早就盼着抱孙子的校长因为这次的事故不但现在抱不上了,而且以后也抱不上了。所以校长觉得因为我爸直接让他们家断了香火,准备让妈妈代替他儿媳妇帮他们剩一个儿子。反正他觉得他儿子也没什么事就行,至于孩子是不是儿媳妇生的也无所谓,重要的是他们家的种。

  妈妈听完浑身发抖,不知是害怕还是生气。爷爷的话字字如刀,没想到平时文绉绉的校长会有这么卑劣龌龊的一面。

  「小栀你放心,无论如何爸也不会让他得逞。」

  爷爷的话虽说让妈妈欣慰不少,可活生生的现实还摆在眼前,一大堆债务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爸爸虽说眼睛看不到,可这几天的事加上爷爷和妈妈说话凝重的语气也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听到真相后爸爸气的直发抖,怒火攻心,蒙着眼睛的纱布甚至透出了血色,吓得妈妈以后再也不敢跟爸爸说这些烦心事了。
  为了抓紧赚钱妈妈这两天回来的都特别晚,不知道去哪里演出了。最后从薛志强口中得知是王凯给妈妈介绍了个工作。说是郊区有个大款的爸爸过八十大寿,每天晚上都摆宴席,连续七天。放学后王凯已经先带着妈妈走了,而我拜托薛志强也带我去。坐了半个小时车,远远的就能听到音乐声,还能看到一顶巨大的帐篷。

  一进帐篷,因为空气不流通有些闷热,前排的座位早已被一群男人抢去了,其他人也尽可能的往前挤。本来塑料凳是规则的排成一排一排的,但很多人都把塑料凳往舞台侧面放,高出一块的舞台下边已经围了一圈人。我还算来得早,但就算早也只坐在中间靠后的位置,刚买票的人只能站着看了,可就算这样客人也源源不断的往里挤。

  演出终于开始,这时那个一身白的人变成了主持人,用乡村歌舞团特有的热情调节着气氛。没过一会第一个节目开始了,是杂技,几个年纪不大的孩子顶着盘盘罐罐耍来耍去看得我心惊肉跳。节目虽然精彩,但其他观众好像并不买账。
  第二个节目是民族舞,我以为妈妈要上场了,可却不见妈妈的身影。穿着着薄纱的连衣裙的几个少女站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少女如玉般的大腿不时探出长裙,引得一阵欢呼。

  果然是这样,他们是冲着看女人来的。再仔细一看,帐篷里观众都是男人。
  第三个节目是魔术,歌舞团老板亲自上阵。他不但拿着扑克牌跟观众互动,而且语言幽默风趣,魔术精彩,笑话也精彩,而且大部分包袱都是跟现场观众现发挥的,不禁让人佩服他的反应力和演出经验。节目结束后,虽然不是美女但也爆发了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第四个节目是肚皮舞,又上来几个美女,仔细一看就是刚才跳民族舞的。只不过这次服装暴露了很多,上身只有类似胸罩的演出服,下身类似草裙,但是用彩色尼龙绳做的。少女们拼命的抖动着腰身,胸部虽然露出些许但都不大引不起男人的注意,所以前排的观众都放低身体窃视着少女们的裙下。几个少女也很配合,得只顾客们的需求开始用力摇摆屁股尽量让春光多露出一点,而且慢慢靠近舞台边缘更加接近观众。有些手不老实的直接就伸向少女们的身体,虽然只能摸到小腿,但肌肤的光滑也让他们大呼过瘾。

  随后又有几个节目,分别是歌曲独唱,相声,又来歌曲独唱。只有相声得到了笑声和掌声,第一个歌曲独唱是个女的所以大家给了些面子,第二个歌曲独唱是个男的大家不耐烦的喊着下一个下一个。

  主持人上台,告诉大家下面的节目是压轴节目,我这才意识到妈妈还没出场呢。得知压轴节目要来了,大家立刻鼓掌喊着主持人快下去,可主持人很调皮故意的挑逗着大家的情绪就是不下去。

  「终于来了!」

  「快让那骚货上来!」

  「那婊子哪去了,今天有什么新花样啊。」

  妈妈终于要上场了,音乐突然变了,变成了暧昧挑逗的声音,背景音里的女声不停地轻声呻吟吐着气。伴随着音乐妈妈穿着高跟鞋迈着猫步缓缓上台,弄得帐篷内又是一阵唏嘘。这次妈妈上身穿着一件肥大的白色男士衬衫,衬衫的上两个扣没系,衬衫的下边微微没过屁股,好像一件超短裙。而下身只有一个黑色吊带丝袜,没有裤子也没裙子。微微盖住屁股的衬衫遮让黑色丁字裤若隐若现,妈妈每迈一步都让内裤微微露出挑逗着大家。走上台后妈妈先是绕着舞台走了一圈,让大家全方位的看清自己的身材。虽然胸部挡着也挡不住那凹凸有致的形状。随后妈妈走到舞台中间随着音乐扭动其身体,我只能说这什么舞种也不是,不对,是艳舞。妈妈的双手不停地在身体上轻抚,手掌微微向上推着肥大的衬衫让下半身露出更多,可每到关键时刻就把手放下,大家又什么也看不到了。经过多次挑逗让台下的观众躁动不安,妈妈知道是时候了,在舞台中间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圈。因为旋转衬衫像裙摆一样飞舞起来,舞台本来就高出一块,这下大家终于大饱眼福。

  一阵高潮过后又是妩媚若隐若现的表演,妈妈又等呆了一个爆发点,直接转过身去弯下腰,穿着丁字裤的肉臀彻底暴露在人们的视线当中。而妈妈并没有直接起身,而是扭动着屁股双手从脚踝开始慢慢往上摸直到摸到自己的私处,最后中指揉了一下肉穴就立刻起身。

  看着这露骨的表演我好生气,生气妈妈竟然在这么多陌生男人面前做出这种动作。但又心疼妈妈,看表情我知道妈妈并非愿意这么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多赚一点钱。

  接下来的表演越来越劲爆,妈妈扭动着水蛇腰,一颗一颗的解着衬衫的扣子。
  「脱了!!」

  「脱脱脱!!!!」

  扣子之间的那一抹白肉若隐若现,最终妈妈终于在大家齐声呼喊中脱掉了衬衫扔向人群。几个人抢了一下衬衫,抢到的拼命的嗅着衬衫上的味道。脱下衬衫后妈妈把双手护住文胸包裹的双乳继续扭动着身体,并且露出痴女的表情问着抢到衬衫的男人。

  「妹妹的味道好闻吗?」

  那个男人只知道傻笑的点着头,而其他男人喊着放下手,放下手。

  妈妈在千呼万唤下放开了双手,两个肉球又引爆了场内的气氛。妈妈继续舞动身体,做了几个弯腰动作,之后双手拖住自己的爆乳向上推,双腿向内弯曲,配合这表情活像高潮了一样。之后妈妈蹲了下来双腿大开,一只手继续揉搓着自己的奶子另一只手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大腿内侧。

  「看到屄毛了。」

  妈妈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双手的大拇指穿过内裤边缘扭动着腰慢慢往下用力。
  内裤随着手和腰的扭动以极慢的速度往下移动,场内有爆发出喊声,脱!脱!
  随着呼喊声,妈妈的内裤越来越往下,上缘的阴毛已经露出来了,可就在这时戛然而止。脱内裤的动作虽然停了,但转而把手伸向了背后的胸罩扣。观众们本来大失所望,但妈妈的动作又挑起了他们的热情,妈妈就这样半脱着丁字裤开始解胸罩。胸罩扣子解开后胸罩带立刻从肩上滑落,妈妈托着双乳和浮在上面的胸罩继续做着妩媚的表情。

  动作又停止了,为了补偿大家的不满,妈妈迈着步子走近舞台边缘张开腿蹲下来。妈妈知道要发生什么了,所以一只手护着胸罩不让他完全脱落,一只手护着肉穴不让她受到侵犯。几个靠得近的男人饿虎扑食一般把手伸向妈妈的身体,因为高度原因最多只能摸到大腿。瞬间妈妈的丝腿上就布满了手,而其中一个人依然不满足,抓住脚踝把妈妈抓过来了。妈妈知道不妙赶紧逃跑,但是手依然不能离开胸前。只能靠一只手往回爬,期间妈妈的肉臀终于遭到袭击,一只大手用力的推捏了一把。虽然有一只手想扒下妈妈的内裤,可妈妈赶紧护住内裤让他们没有得逞。惊慌踉跄的妈妈终于脱离危险,我能从惊魂未定的妈妈表情中看出厌恶,但小妈妈然挤出微笑。

  「讨厌,都弄疼人家咯。」

  这场突发事件虽然只有几秒,但极大满足观众们的需求。随后舞台上来一个男人,男人穿着牛仔裤,上身赤裸露出结实健美的腹肌。

  男人站在妈妈身后双手绕过的身体扶着妈妈的腰,下身紧贴妈妈的屁股,而妈妈随着男人的力度来回扭动着。男人双手开始行动,抚摸着妈妈的小腹和腰肢,下身也从左右摇摆变成前后挺动。

  「扒了她!扒了她!」

  台下又有要求了,可想而知这种要求台上的两人早已料到。男人手伸向妈妈的胸罩,而妈妈护着胸罩回头紧张的摇着头。而男人立刻把妈妈的双手向上举,然后用一只手控制住,这时妈妈的胸罩只靠吊带挂在胸前。

  「快扒快扒!」

  妈妈惊恐的扭着身体,眼神在向男人祈求着。可男人露出邪恶的笑容把手放在了妈妈的胸罩上。

  「磨蹭什么,扒!!」

  男人随之一把扯去妈妈的胸罩。我以为妈妈已经上身赤裸了,但并非如此。
  妈妈的乳头上竟然还有五角星形状的胸贴。

  「哪有这么吊胃口的?」

  说是这么说,台下的观众已经够满足了,毕竟这对爆乳只有乳头没漏出来。
  男人扯去胸罩后把胸罩也扔向台下,又是一阵哄抢。之后男人开始用手在妈妈的奶子下方小心的来回抹煞,而妈妈的双手依然被男人高高举过头顶。

  这时男人腰部发力开始撞击妈妈的肉臀,虽然男人还穿着牛仔裤,可在这公共场合做出最爱一般的动作让大家又燃了起来。妈妈的奶子因为撞击开始前后甩动,肉臀也因为撞击掀起一阵阵肉浪。而男人很敬业,手依然没有侵犯妈妈的胸,而是小心的在奶子下面抚摸,可能这就是最后的底线吧。

  表演要到最后时刻了,妈妈身上还穿着碍眼的丁字裤。随着台下的欢呼,男人开始向妈妈的下半身攻击。男人先是放开了手让妈妈转过来冲向他。妈妈转过身后被用力抱住,两个奶子摩擦着男人结实的胸膛。而男人的手落在妈妈的肉臀上,但并没有脱内裤而是把丁字裤用力向上提。妈妈的肉穴因为丁字裤向上提而被摩擦着,下半身也随着男人手的力度随之扭动。

  这时男人又把妈妈身体转过来冲向观众背对自己,腰部依然有节奏的顶着妈妈的屁股。虽然不明显,但能看得出来男人已经硬了。突然男人的双手抓住了妈妈的奶子开始用力揉捏,妈妈吓得惊叫一声疑惑的回头看着男人,看来这并非事前约好的。男人并没有理会妈妈推着自己的手继续揉搓,胸贴因为揉搓已经掉了下来,现在妈妈上身真正的赤裸了。

  妈妈想反抗,但在舞台上又不好反抗,只是用手推着男人。而男人突然放开了妈妈的奶子,台下的观众「哇」的惊叫一声。

  「奶头真他妈大。」

  虽然只是因瞬间,妈妈已经用双手护住胸口。而男人迅速攻向妈妈的下半身,没有拖泥带水利索的拔下妈妈的丁字裤。

  「我操,这大肉逼真肥。」

  妈妈赶紧腾出一只手护住肉穴,可随之就是一只乳房的暴露在外。妈妈赶紧调整姿势让一只手臂能护住两个奶子,另一只手护住肉穴。太过分了,妈妈想下台但男人不依不饶,抓住妈妈的身体尽情给观众们展现。

  「你放开我!我不要!」

  妈妈挣脱了男人,可没想到男人一个耳光打过来。

  「装什么纯啊!你给我好好演,我今晚给你加钱!你现在过去让大家摸几把奶子大家也会给你小费的!不都是为了钱吗。」

  「是啊大妹子,来,过来,摸一摸又不会少块肉。」

  妈妈被打了一巴掌吓得都要哭了,惊恐的看着周围。

  「我给你说,老板给咱们演出团加钱了,你给我好好陪大家玩,别找不痛快!」
  这时台下一个男的从兜里掏出十块钱。

  「快过来,给我摸摸。」

  妈妈此时只有腿上穿着长筒吊带丝袜,赤裸裸的站在台上。想逃又逃不了,只好硬着头皮走到台边拿起钱。看妈妈拿了钱男人也不客气了,让妈妈蹲下顺着奶子抓了好几下,又揉了逼几把。

  「诶……你别……只能摸一下。」

  「我操你够贵的,五十块钱能找个小姐打一炮了,你以为你那么值钱啊?」
  男人的话让妈妈又羞又气,只能承受着他的侵犯。这时候其他人也忍不住了,一个劲的往妈妈手里递钱。

  这时候妈妈已经被拉到了台下,双手里抓着皱巴巴的零钱,有十块的,五块的,甚至还有一块的。而那些等不及妈妈收钱就已经上手的直接把钱塞进了妈妈长筒袜的袜筒里,还有的塞在高跟鞋里。王凯和薛志强也混在人群里侵犯着妈妈。
  几分钟后妈妈的奶子,屁股,大腿被抓的都是红手印。

  「嗯……疼!别!别抠我下面!」

  「我给你了五十块!还不让摸摸逼?」

  「请你们都给走开!我不做了!求你们了!」

  我要想办法救妈妈,灵机一动大喊一声。

  「条子来啦,快跑!」

  大家听了一哄而散,只留着妈妈还跪在地上哭着。我赶紧跑过去把我的衣服给妈妈穿上逃离了那个帐篷。

  「哎呀老师真是对不起你,都怪我给你介绍这个活,我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过分。」

  此时王凯假情假意的过来安慰妈妈。

  「快别说那些了,你去帮我把衣服取过来吗。」

  「哦,你原来的衣服啊,我看到被人偷走了。」

  妈妈此时只披着一个我的外套,根本护不住妈妈的身体。

  「他们太过分了,还拔老师下面的逼毛。」

  「你住嘴!我和赵然要回家了,你也赶紧回家吧明天还上课呢。还有今天的事不许说出去。」

  我和妈妈走到路边想打车回家。一个出租车司机看到光着屁股披着外套的妈妈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上车后他就打开了顶灯,而且一直盯着后视镜看。回到爷爷家楼下,又被保安大叔看了个光。为了赶紧进屋,妈妈用跑的冲向楼道,两个大奶子在夜色下咣里咣当的。可没想到还是被保安拦下来了。

  「你是谁啊?几号楼那个单元的?我们这里住的可都是正经人。」

  妈妈一个劲的像他解释,保安色迷迷的打量着妈妈的全身,好几分钟后才放走我和妈妈。

  终于回到家,妈妈让我先睡自己去洗澡。今天的事妈妈吓坏了,我也不敢多责备妈妈。我只知道妈妈洗了好久好久,浴室里也依稀能听到抽泣声。

  祸不单行,校长的招数也一个接着一个,几天后一个穿着西装人模狗样的律师找到妈妈。说是要起诉爸爸,追究爸爸的刑事责任,想把爸爸抓起来坐牢。这可吓坏了妈妈,赶紧去找校长。

  「怎么样小栀,想通了吗?」

  「校长,你说的事我死都不会答应的,我会尽快把钱还给你的。」

  「那就是没得谈咯?还还钱呢,你现在的两份工作哪个不是我给的!我现在一句话就能让你一毛钱都挣不到!」

  乡长表情轻蔑,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内。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我,一定难为我,我不记得我们得罪过你啊。」
  「我故意难为你?是我故意为难你?要不是你老公我过几天就能抱孙子了!
  找你是因为你该负这个责任!而且也是为了下一代的基因,像你长得这么漂亮,而且个子比我儿子都高的女人可不是很多啊。而且这是双赢啊,你答应了我以后我不但免了你欠我的钱,而且还会多给你十万,不,二十万,二十万总可以了吧。「

  妈妈听着校长的话,居然用钱买自己的身体,这跟妓女有何不同?妈妈握着拳头咬着嘴唇小脸气的通红,看样子马上就要爆发似的。

  「小栀,你不会不想救你老公吧?」

  妈妈一听这话气一下就泄了,低着头想着爸爸的模样,眼角滑过一丝水光。
  「怎么了?难受了?他如果进去了比你更难受!」

  随着校长恶意的攻击妈妈越来越伤心,摸着泪水尽量憋着哭声。

  「你不是没看到你老公现在的样子,能经得起牢狱之灾吗?你还有孩子呢,现在正是花钱的时候。」

  妈妈抬起头用被泪水侵透的双眸望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就能结束这一切。

  「中国的监狱比不了发达国家的,一个屋子少说住着七八个人,我可听说里面挺黑暗的。」

  妈妈的双手放在自己胸口前,这是妈妈的条件反射,害怕时的一贯动作。
  「里面的人根本不是去改造的,你看看内些从监狱里出来的都变成什么样了。
  轻的谩骂,侮辱,拳打脚踢,重的……「

  「什么?重的会怎样?」

  妈妈已经完全陷入乡长所营造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恐惧。

  「里面的有很多重刑犯,几年甚至几十年没见过女人,像你老公那种细皮嫩肉的刚进去又没靠山罩着,被鸡奸得可能性太大了。」

  「鸡奸?什么是鸡奸?」

  「鸡奸都不懂,我的小栀啊你也太纯洁了。就是男人的鸡巴插进你老公的屁眼里操……」

  「什么?怎么会……」

  「第一次鸡奸不鲜血直流才怪呢。」

  「别说了……」

  「而且很可能不是一个人,要是一群人轮奸……」

  「我求你别说了!」

  「轮奸的话,可就血肉模糊了。」

  「住嘴!」

  「一个男人的自尊到底会有多坚韧呢?到底会挺多久呢?会不会自杀呢?」
  「自杀!?」

  妈妈的瞳孔放大,瞪着眼睛看着校长。

  「我说的都是可能而已,你别害怕。只不过,你也知道谁能让这些事情变成真的。监狱长可是我大学同学哦!」

  乡长故意把腰玩下,对着妈妈的耳朵一字一顿的威胁着妈妈。

  「别!我求你!别!」

  妈妈赶紧跪下来给乡长磕着头。

  「哎呀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我求你了,不管怎么样千万别害我老公!」

  「那你答应了?」

  「答应?答应什么?」

  校长本以为事情已经办成了,可妈妈因为害怕好像已经忘了校长为什么会这么做。

  「小栀,你在跟我装糊涂?」

  妈妈愣了一会,那件事终于过了一下妈妈的脑子,想到那屈辱的要求妈妈一下瘫坐在地上摇着头哭起来。

  「不,呜呜,我老公不会答应我那么做的,我做不了。」

  「你老公如果在监狱里了他就不会知道了,你真的不怕他出事?」

  「不行,我求你了,其它什么要求都行,那件事我做不了。」

  乡长一脚踹开抱着自己腿的妈妈。

  「操!你现在除了那肚子对我有用你还有什么?」

  眼看乡长就要走了妈妈捂着肚子趴着拽住乡长的脚。

  「我求你了,别害我老公,我求你了!」

  「我再给你几天考虑时间,否则法庭见吧。到了里面我就会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弄死他,你就准备办白事吧!」

  校长甩开妈妈的手摔门而出,留妈妈一个人趴在地上流着泪。

  随后的几天妈妈一直给校长打着电话求他,可校长的态度十分强硬,除非答应他否则一切免谈。虽然妈妈还坚持着底线,但爷爷貌似扛不住了。

  「我不是东西!我不是人!」

  面对扑通一下跪倒的爷爷而且还打着自己的脸妈妈不知所措。

  「爸!你干嘛呢!怎么了啊!」

  「小栀啊,都怪我没能耐啊,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啊。你要救救我儿子啊!」
  校长看妈妈不会轻易妥协反而又将攻势转向爷爷,一个劲的威胁爷爷会如何迫害爸爸。

  「你就答应他吧,我求你了!能救我儿子的只有你啊,你一定要救救他,救救你男人啊。」

  妈妈的泪水早已经哭干了,面对这一切觉得很可笑,很无奈,更绝望。竟然有人求着儿媳妇怀上别人家的孩子。

  「爸……你起来吧,我答应他就是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